草木蓼蓼

完了,这辈子是过不去海默女装这个坎了……

对北极圈毫无抵抗力
拆逆不禁,
热爱混乱的感情状态

迷恋the one 梗,
迷恋相爱相杀
其实很喜欢怀有秘密而隐含愧疚感的恋人间的相处

现在不止写甜饼会变成话痨……
晋江同名……现在主要脑洞all默all【捂脸】……努力不写玻璃糖……

Megaera and Dionysus

强烈ooc预警!ABO预警!题目没有太大的意义!
雷点巨多的瞎写,本来想写沙默亲情向来着,但是写着写着就不知道在写什么东西了……
完全体现不出来的未来黑道(正在洗白中)背景,希望带着一点上世纪美国禁酒令时期那种弗洛伊德最被认同的时代的感觉……虽然完全没有写出来……
桑默背景板,沙默……呃,感觉只写出来了成年人的道德困境……
另外,bgm的话……我写的时候听了很久打雷姐的《Without you》
强烈ooc预警!再预警一遍!

         一页,两页,三页,Freddie把写满的稿纸数了数,用夹子夹起来收进了抽屉里。那些废弃了的,只写了一两行的用绳子扎起来,涂满的叠起来扔进了纸篓。

         比起更加方便快捷的电子类的记录工具,Freddie更迷恋旧式的纸制品,他热爱用已经很少见到的钢笔在纸上涂写的感觉。即便因为环境的原因,木制品,纸制品都越发的稀少昂贵,但他的背景仍能为他提供一切他想要的。

         他的手边也放了一台平板电脑,不过那是Thomas的。整个家族只有Freddie不愿意用电子产品来处理工作,但是总有些事情来不及用纸质文件上交,因此Thomas让他用自己的平板,而他也会顺便帮Thomas整理一下文件。

        “请关掉灯。”他拿起手边的书和平板,轻声对智能管家说,但他却没有直接离开书房或者说是办公室。

         灯关了,房间却没有完全暗下来。Freddie走到窗户边,前面专门用来办party的房子还灯火通明,酒气也漫到了这里。佳酿,美人,金钱,权力,呵……今天晚上的party明天早上才可能结束,而作为主人的Thomas也不可能早早离场。这已经是这周的第三个party了,可各位绅士小姐们还手里挥舞着扁瓶源源不断的涌来,除了为了祝贺这个家里的男主人还未满30就已经在上议院有了一席之地外,还因为“Thomas”就意味着源源不断的美酒。他抬手摸了摸后颈上的腺体贴,没有再向“管家”Max下达命令,亲手关上了窗户,拉上窗帘,在黑暗里离开了这个房间。

        他抱着书和平板,慢慢的走回房间,Max贴心的给他开了几盏小灯。按照房子本来的设计,他和Thomas应该分别住在男女主人房的,中间有一道门连着,但确实是两个房间。但是Thomas说服了他,把其中一个房间空了出来,留给他们未来的宝宝。

         不过,他可没有想到现在这个点还能看见一个人徘徊在自己的房门外,而且这个人还不是Thomas。仔细一看,正抱着枕头转圈的人竟然是Asa。

         Asa是他从家族的孤儿院里带出来的孩子之一,只比他小了4,5岁。对科学技术有着天生的敏锐感,虽然刚刚成年,但已经在家族的后勤部占有一席之地。而且在Asa刚刚离开孤儿院,来到大宅的时候,曾经因为他而遭受过无妄之灾:和他一起被绑匪绑架过。因此Freddie对他有一种独特的亲近感,经常给他一些额外的照顾。而Asa也喜欢和他经常待在一起,当Thomas不在的时候。

         他有些奇怪,平常这个时间Asa应该是还在控制室,或者回房间打游戏了。而且他平时几乎不上楼上来,更别提等在他房间的门口了。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孩子们都有些害怕Thomas。

        “Asa?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Asa猛然转身看向他,脸红的有些不太正常,发现是他之后,松了一口气,腿一下软了下来,靠在了墙上。

         “Fr……Freddy……我今天能来……和你一起睡吗?我好难受……”他举了举手中的枕头,语气有些虚弱。“Tom……他最近也有些怪怪的……”

         Freddie带着疑惑向前走了几步,凑近到Asa身边,抬手摸了摸Asa的脸,有些烫。该不会是生病了吧,Freddie刚想开口让Max叫家庭医生来,突然看到他后颈上红肿了一片,空气中也突然多了一点薄荷糖的味道,而自己的味道也不知不觉地散了出来。整个走廊里都弥漫着甜牛奶和薄荷糖混合的味道。

         对了,Asa也到第二性征发育的时候了,这个时期不能受到alpha信息素的刺激。怪不得他想过来和他待在一起,大宅里之前只有他一个omega存在。他无奈的笑了笑,放弃了陪Asa回他自己的房间里睡觉,因为新搬来跟Asa住一间套房的孩子已经开始向alpha方向发育了。他有些庆幸,幸好里面那间屋子只加修了一些安全系统,里面的家具还没有移走,没有彻底装成婴儿房。

        “好吧,”他推开了隔壁的房门“请进吧,Asa。”

         Max也适时的打开了灯。Asa站在门口没有进去,眼巴巴的看着也还站在门外的Freddie。Freddie冲他笑了笑,把手上的书和平板塞进了Asa手里,“你先进去等我,我去换身衣服,洗漱完就回来。”他只好撅着嘴走进了房间坐在了床上。

         Freddie转身去了旁边的房间,从衣柜里抽出了一条全新的睡衣,因为原来穿过的都染上了Thomas的味道。在omega的分化期,除了成熟omega的信息素会让一个分化期的omega完全安心,其他的生物几乎都会让他感到被威胁,他一点风险都不敢冒。

       但是……

         Freddie有些犹豫,Thomas的齿痕还留在他的后颈,但他还要用信息素来安抚Asa,不能再贴腺体贴阻隔味道。不过幸好,他还没有被Thomas完全标记,打一针接触临时标记的药,他的alpha的味道就消得差不多了。也不知道当年他分化的时候妈妈怎么做的才没有让他爸爸信息素影响到他。他有些黯然,Asa的分化让他想到了自己分化的时候,那时候妈妈还没有去世,一直在身边支持着自己的分化,而现在要自己来支持Asa了。

         “Max,等Thomas回来请你告诉他我这几天要睡在隔壁照顾Asa,也请他或者其他的alpha不要过来”他打开门,抱着自己的枕头走向隔壁房间,“这几天请多送些饮用水,食物和日用品放在门外,请beta来送。”他又想了想说:“现在多送些被子枕头,要刚刚清洁过的。”

         他推开门,就看见Asa坐在床边,正眼巴巴的看着他,怀里还抱着枕头和他递给他书和平板。他冲Asa安抚的笑了笑,转身阖上了门。

        “怎么不躺下?”

        “我想等着你一起。”Asa有些可怜巴巴的。

         Freddie走过去,接过了他手里的东西,枕头放在床头,其他的放在床头柜上,用被子裹紧他。这个时候,东西也被送来了。Freddie学着记忆里母亲的样子,在床上堆出一个像巢一样的被子堆,把Asa塞进那堆软乎乎的东西里。Asa挣扎在那堆软绵绵的东西里,感觉自己也变得软绵绵的,好不容易才把头探出来。Asa看着Freddie忙忙碌碌的把东西都准备好,才掀开另一床被子,把自己也塞进这一堆软绵绵的东西里。

        两个人都窝在被子里,Asa转了个身,面朝向Freddie,而Freddie靠着枕头,一手拿着平板,一手轻轻地拍着他。Asa瞅着等Freddie工作完,仿佛是过了一百年,他才放下手里的平板。这时候Freddie才发现Asa完全没有睡着,而是一直在看他。

        “怎么不睡呢?”Freddie轻轻地说,“Max,请把灯关了吧,只留床头灯就好。”

          Asa伸出手抓住Freddie的手,鼻音有些重“Freddy,你别看了……我们说会话吧……我有些问题……”

         Freddie有些诧异的看了看Asa,但还是躺了下来,翻身转向他,自从Asa比他高了之后就没再向他撒过娇了。

        “好啊,你想问我什么?只要我知道,我就告诉你。”

        “Freddy,我这是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

        “你只是是开始第二性征分化了。”

        “啊?”

        “你开始向omega分化了。”

        “whaaaaat?”他差点从床上翻了下来。

         Freddie没想到Asa的反应这么强烈,赶忙伸手拉住他。

         “怎么啦?”

         “我……就是没想到……我一直以为我不会是omega的……”

           Asa有些惶恐,他一直以为自己会分化成alpha,最起码也应该是beta,分化成omega是他想都没有想过的。

         “为什么呢?成为omega也不会对你的生活有什么影响啊?”Freddie有些不解,除了要贴腺体贴外,他并没有感到作为omega在生活中有什么不方便的。

         Asa嘟了一下嘴:“你是‘芳国公主’嘛……而且你分化之后都不出门了,整天只在家里,你还是家族顾问呢……连处理官司都还要隔着门……”

         Freddie笑了,轻轻拍了拍Asa的手,说:“你竟然去读古代小说?”

         “Freddy!”

        “好了好了,你不能拿我当比较啊……我本来就不太管里世界的事情。而且我又不是不工作。”

        “可是Freddy,你的工作也不算是……”

         Freddie伸出一根手指按在了Asa的唇上,他望着那双如同最明澈的大海又像是被上帝亲吻过蓝色的眼睛,努力的让记忆回转到他曾经的分化中,苦苦回想着当年母亲告诉他的话……‘Freddie,不要太在乎你的性征,如果你想要做什么的话,任何事都不会给你阻扰。你现在所受的困扰都是在给你未来的胜利蛋糕添加甜蜜配料。’

         “……这一切都会给你所得的增添甜蜜。”

         “Asa,不要担心,至少在这里,你应得的不会因为你的性征而减少。”

        两个人都沉默了一会。年长的omega先开了口:“睡觉吧,Asa,这段时间一定要有充足的睡眠才行。”

        Asa却没有闭上眼睛,而是继续发问,“那……alpha呢?找到一个属于自己的alpha是不是很难……”

         他沉默了一下,在Freddie开口之前又问:“就像是你,你和Thomas已经在一起很多年了吧……我们都能感受到你们俩之间的感情,可是你们两个却一直都没有完成完全标记……我不明白……”

        Freddie愣了一会,回答他:“也不一定是……alpha,在寻找那个独属于你的人的时候,你的心会告诉你谁是那个世界上最幸运的人。”

        “最幸运?是你吗?”Asa的耳尖变得通红,脸也一样,好像全身的血液都冲到了脸上。

         Freddie没有听清楚后一句话,“是啊,能够属于你,也能得到你,这还不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吗?”

        “至于我和Thomas……我们俩的契合度有些太高了……一旦开始完全标记,两个人就会一起控制不住……”Freddie也有些脸红,对着孩子讲这些真的特别羞涩,但是他答应了Asa知无不言,“等那个时期结束之后……家里一定会有新生命存在……但是因为现在时局不太好,我不想这个时候完成标记……所以就一直只临时标记着。”

         Asa没再说话,只是拉着他的手。Freddie等了一会,感觉Asa彻底睡着了,才把床头灯暗灭,缩回被子里。刚闭上眼睛,又听见Asa闷闷的声音。

        “Freddy,我好喜欢你,我能得到一个吻吗?”

        Freddie沉默了一会,他想起了与Thomas的第一个吻,他的焦糖色的双眼和如阳光般的金发,也想起了第一次见到Asa的样子,最后脑海中只剩下那双如大海一般的眼睛。他轻轻地,轻轻地,几乎是用气音给了他回答。

       (只有一个吻。)

       “只是一个吻。”

括号里面是Freddie在心里告诉自己的。

想要在文里表达的,但是完全没有写出来的……
1
只有Freddie觉得Asa还是个天真纯洁,什么都不懂的宝宝。
Asa喜欢在Freddie面前装可爱。
Thomas千防万防做了一切他能做的,就是没想到Asa会直接上门来撬墙角。
Tom是唯一那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
2
禁酒令时期禁止贩酒,如果想要得到酒水,除了偷偷自酿就是买非法入境的。因为明面上的Sangster家有大酒窖,“未婚妻”Highmore也拥有大酒庄,而且故事里的“家族”收入大头就是走/私,所以Thomas作为家长,才能近水楼台先得月,用酒来获得政治资本,经济资本,努力奋斗完成黑帮转型。
3
Highmore的表世界身份是作家和编剧……出书拍剧帮助家里洗黑钱。顾问是帮助家族成员来裁决争端的,其实Highmore挺喜欢这个工作的,因为大部分需要他来管的事情比戏剧还要有趣(太血腥暴力恶心的Thomas会拦下来)隔着门是为了不想自己看戏也要装成超严肃的样子。
4
感谢你看能我的胡说八道看到这里!
暗搓搓打上桑默和沙默的tag,如果这样打有问题请一定要告诉我!

评论 ( 2 )
热度 ( 21 )

© 草木蓼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