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木蓼蓼

完了,这辈子是过不去海默女装这个坎了……

对北极圈毫无抵抗力
拆逆不禁,
热爱混乱的感情状态

迷恋the one 梗,
迷恋相爱相杀
其实很喜欢怀有秘密而隐含愧疚感的恋人间的相处

现在不止写甜饼会变成话痨……
晋江同名……现在主要脑洞all默all【捂脸】……努力不写玻璃糖……

神志不清……

前一段时间某个超丧的晚上,半夜神志不清地爬起来写了前半部分……后半部分是硬凑上来的……可能衔接不太上……

不知道怎么写出这样病病的海默【捂脸】请轻一点打我_(:з」∠)_
最后……同名故事,请勿上升真人!

================================

雨声。

下雨了?

不对。

是花洒打开着的声音。

浴室的灯为什么不打开?

有人跪在浴缸前面。

谁?

Nick。为什么?

那有一只手。
挂在浴缸边缘,苍白,沾满血迹,手腕上有伤口。

那是谁的手?

1
有点奇怪,家里太安静了。为什么一个人都没有?

对了,Asa去日本参加比赛了。

Nick出差还没有回来。

就是这样的,Nick出差去了。

那Asa呢?Asa去哪了?

Asa去参加比赛了。

现在家里只剩下了我一个人。

好了,快振作起来,即使家里只有自己在也不能改变平时的生活节奏。

一个人也没有关系。

不过……药放在哪了?

2
        “嗨,嗨,Freddie,你怎么了?你听见我说什么了吗?”Emma在Freddie面前挥了挥手,“回神啦!”

         他的目光转向坐在对面的姑娘,定了定神,说:“抱歉,Emma,能请你再说一遍吗?”

         “唉,你的稿子写完了吗?死线马上就要到了哦,这次真的不能再往后延了……我已经帮你拖了三次,两个月了呢。”

         Freddie没有立即回答。他不断的用大拇指抠着手中马克杯底圈的豁口,这是Nick的杯子,豁口是Asa帮忙收拾的时候磕坏的。

         “我写完了……第一版,还没来得及修改……”他的声音很轻,仿佛并不想被人听到这句话一样。

        “我觉得不用改了,”Emma翻看着手里的一叠卡片,“这还是第一版?我觉得已经足够完美了。

‘他噬咬着怀中人的脖颈,撕扯着,想用牙齿在她身上咬出一个深深的伤口。一个难以愈合,会留下骇人的疤痕的伤口。这的确可以算是一个标记(Mark),不过也许他只是想把名字(Mark)刻在她的身上。’

这一段真漂亮。我现在才明白你为什么坚持Mark这个名字。”

         Emma的话太多了,对着他一点都不满意的作品赞不绝口,这实在是过了。所以,“我还是想再改一改。”

         但Emma拒绝了,“Freddie!我不会再让你拖时间了!你的读者的电话,留言和邮件已经要淹没我的办公室了!”她放缓了声音,“还是我帮你转成电子版,好吗?抱歉对你发火了。”

         Freddie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想再改一改,但是他却又不能拒绝Emma。

        于是他笑了笑,默认了。

3
         Emma走了,终于走了,没有想要留下或者拉着他一起出门吃饭的意思。

         已经到中午12点了,Asa今天的工作应该已经结束了,Nick也应该起床了。他想他们的电话应该也要打进来了。先是Asa的,Nick会在半个小时之后打过来,如果没有他接到,他会在半个小时之后再打进来。

          电话响了,是Asa打来的。

          “Freddy!”

          “Hey,Asa,晚上好。”他站起来走进厨房里。

          “好吧,我是不是也该问个好?”

          Freddie没能忍住,笑意从声音里透露出来,“好啊。”

           “那好吧,Freddy,中午好。你吃饭了吗?”Asa有些无奈,Freddie总是在一些奇怪的小细节上显的有些幼稚。

         “吃了。”Freddie回答的特别迅速,他打开冰箱,看了看冰箱里的东西。他对着冰箱里的东西做了个鬼脸,在心里默念‘你吃了什么?’

         “Freddy,你吃了什么?”

         又是这个问题。

         他的胃有些不舒服,像是里面填满了极重的东西。“吃了一点沙拉,还有Nick走之前做的三明治。”他忍着恶心看着冰箱里的东西扯谎。他已经连着三天对Asa说同样的谎话了,“说实话,Nick做了太多三明治了,我一天三顿吃都吃不完。”

         “嗯,吃了就好。”Asa的情绪变得有些低落。

         这让Freddie有些窃喜,但是身体更加难受了,“那你呢?今天过的怎么样?我看天气东京那里好像下雨了,明天还要降温,你要多穿一点,不要着凉了。”

         “真啰嗦啊,Freddy‘姐姐’!今天和昨天一样,一般般的食物,正常的训练,比赛。我明天会加衣服的。”Asa在‘姐姐’这个词上加重了语气,Asa队友的怪笑从听筒里传了过来。Asa有一阵没说话,等他再开口时,背景已经安静下来了,“Freddy,你怎么样?药吃了吗?”

         “还和平时一样啊,还不错。但是今天还没有过完,还不知道下午会发生什么,所以没法回答你,不过应该还不错。药……我吃了,在饭前吃的。”和只有我一个人这几天一样糟糕。

          “Freddy,你不开心,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什么,只是Emma来催稿了,不过我已经写完了,就直接给她了,就这样。”你又不在,问这些问题干什么。

          “好吧,你没事就好。”Asa的声音有些闷闷的,“Freddy,我很想你。”

          “我也想你。”想的快要窒息了。

          “再忍耐几天,我们的比赛就快要结束了,我马上就回家了。”

          “嗯,其实你们不在家的感觉也挺好的,这种自由的感觉我已经很久都没有感受过了!”我一天都不想忍耐,我快要枯死了。

4
也许有人会喜欢菟丝花,但是没有人会喜欢绞杀榕。
不过,这两种植物他们都不喜欢。

5
       餐桌上的空气凝固了。

         Freddie仿佛没有听见两个人刚刚说的话一样,安静的用叉子拨弄着盘子里的豆子。

         剩下的两个人都有些尴尬,Nicholas先开了口:“Freddie,我……”

         “我听见你们两个人的话了。”Freddie看着盘子里只动了一两口的食物,突然没了食欲。他放下叉子,低下头不再看那两个人。

         终于受不了我了,想要抛开我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没有关系,一个人也没有关系。

         “这是好事啊,你们两个都出门去了,可是管不了我了。”Freddie勉强做出了一副轻松的表情,控制着自己摇摇欲坠的理智。

         但是到底也没能真的控制住,“我会很想你们的。”

         Asa笑了,“Freddie,即便我不在家你也能和我见面的,只不过要隔着屏幕。”

         那又怎样,不都是要离开我吗?

6
绞杀榕。

我是一棵绞杀榕。

我一直从他们身上汲取养分来让自己活下去。

“你把他们看的太重要了。”

“就像是把所有一切都托付在他们两个身上了。”

“你太渴求他们的需要了……如果他们不再需要你,你还能坚持下去吗?”

不是他们需要我。只是我在依赖他们,从他们身上吞噬一切我需要的养分。

得不到养分,我就干涸了。

就像没有河流支持的湖泊。

7
        “这里是Freddie Highmore”他的声音没有流露出一点点情绪。

        “Freddie,今天你和Asa的电话真短。”Nicholas好像很愉快,“平时你只能接到我的第二个电话。”

        “有吗?平时是这样吗?”他假装出一点笑意,勉强和恋人开着玩笑,“Asa会和我报备他的日常生活嘛,你又没什么可说的东西。”

         “今天有可说的了,我的工作已经完成了。明天你就能看见我了。”

         这可真的是个惊喜了。

         “真的?如果明天我看不到你怎么办?”如果我不能感受到你们,我情愿离开这个世界时。

         “你一定能见到我,要是你见不到我,我可是要受到惩罚的。”

          不会的,见不到你是我的运气不好,不会有惩罚,只可能是奖赏……

         神会奖励你们摆脱我这个拖累,可以没有后顾之忧的去追求你们真正需要的东西了。

         “Nick,”他清了清嗓子,用一种从没有过的庄重的语气说:“我很想你。”

         “亲爱的,我也非常非常想你,马上我们就能见面了。”

         他轻轻地嗯了一声,在挂断电话的时候用气音说了一句“再见,我爱你……们。”

多好啊……爱情这种事情。

让人甘之若饴的背上无法承受的重担。

8
咔哒

留声机第一次打开。

女声缱绻,絮说着自己的爱恋与不甘,

却又温柔而留恋的告别爱人。

他整理着自己的手稿,跟着唱片哼了起来。

        他有些迷恋旧物,手稿已经装满了皮箱,其中已经可以算是废稿的纸张占了一大半。

         他拿起散落的一张,重新再读。

                “真幸运啊,我没能在那时把那句话说出口。”
                “现在再告诉你,已经没有关系了。”
                “那个时候,我正爱你。”

         这个片段没有出现在最终的版本里,因为读者更喜欢有情人终成眷属的结局,这样也挺好的。

         废稿按时间和内容重新分好,一份一份的用纸袋装好。成稿也收拾好,放进原来的手提箱里。那些古旧的黑胶唱片和画册,也用旧箱子装起来。

         收拾东西是一件很消磨时间的事情,等到最后一件属于自己的东西都被收拾起来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所有东西都已经收拾好了,他还在后院找到了一个旧石槽,可以一次性放进去所有的废稿。现在再看,屋子里已经几乎看不到算是Freddie的东西了。

         不知道为什么,Freddie看着自己收拾出来的东西笑了起来。他查了查电话黄页,看着电话簿上的二手商店的号码,终于止住了笑,也没能止住泪水。看着滴在电话簿上的水渍,像是失去了所有力气一样,软倒在地上,还碰掉了放在一旁的手机。

          手机屏幕碎了,但是还是亮了起来,有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救命稻草?

但不是Nick的,也不是Asa的。

9
Freddie总是安静的,

在只剩下Asa一个亲人之后。

安静的一个人学习,安静的微笑,安静的照顾自己唯一的兄弟,连哭泣也是安静的。

在他的人生里,能够发出声音的只有两个人。

他们三个生活在一起,三个人相互照顾,互相支持。

10
“我没有照顾他们,也没有支持他们,我只是……折磨他们而已。”

11
         时间其实还不晚,如果那两个人在家的话,Nicholas和Asa会在夜晚活动中相互攻击,Freddie会抱着热茶坐在一旁,笑着看着他们,偶尔插句话,开个玩笑。

         但是,现在Freddie已经准备睡觉了,在他刚刚吐掉了硬塞进来的晚餐。忍着强烈的头疼,拉紧了房间里的窗帘,躺在床上裹紧了被子。

        “明天早上你一起床就能看见我了……”

         在心里重复着Nick的话,他很快就陷入睡梦。

          可是……他已经有快一个星期没有见过药瓶了。

12
房子着火了

他拼命的寻找着自己的爱人

还好,他们已经在出口了

他跌跌撞撞的跑向出口,在爱人眼中看见了自己的身影。

他想要叫出他们的名字,却不能发出一丝声音。

         “……”

         “……”

门关上了。

是梦啊……不过,

他们说了什么?

“终于……”

终于摆脱你了。

13
天亮了吗?

是有人在外面烧东西的火光啊……

有水声。

下雨了?

不对。火没灭。

是花洒打开着的声音。

浴室的灯为什么不打开?

Nick为什么跪在浴缸前面?

有条胳膊挂在浴缸边缘,苍白,沾满血迹,手腕上有伤口。

那是谁的手?Nick为什么要那样握着?

他怎么哭了?

...

那是我的手...吗?

0
         清晨,Asa坐在回家的车上,一阵心悸,五脏六腑如同被焚烧一般疼痛,好像有什么极度让人恐慌的事情发生了。但是马上要到家见到Freddie的喜悦让他忽视了这一切,同样也忽视了和他擦肩疾驰而过的急救车。

          站在门口,他转开了门锁,带着笑意冲上楼,大声的喊到“,Freddie!我回来啦!”

...

却没有人应答。

========================

文后记

文名是我写的时候的状态……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在半夜爬起来写了一半,第二天早上起来还忘记了这件事……

其实没怎么写出来的设定:
沙默的微妙的【无血缘关系】骨科。
正式恋爱关系的尼默……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会住在一起……应该是一起为了照顾海默吧……

悄摸打上沙默tag,如果tag有问题请一定告诉我!

评论
热度 ( 11 )

© 草木蓼蓼 | Powered by LOFTER